您好,盖德化工网欢迎您,[请登录]或者[免费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动态新闻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执意引进核潜艇 澳大利亚烦恼在后头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1-06 浏览次数:

  随着美国和英国协助澳大利亚装备核动力潜艇的计划揭晓,水下力量将不再是澳大利亚军队的短板。AUKUS(美英澳三国联盟的缩写)这一“突袭式”行动让法国震惊和愤怒——根据澳大利亚政府此前与法国造船企业的协议,法国原本是澳大利亚潜艇部队的唯一合作伙伴;而现在,法国只能看着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天价订单不翼而飞。

  根据三国元首视频会议后的官方消息,澳大利亚将与美国和英国密切合作,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建造核动力潜艇。该计划将在未来18个月内进一步完善。对这批潜艇的具体数量和交付时间,外媒给出的分析是“8艘起步”,本世纪30年代开始交货。

  澳大利亚早就对核动力潜艇兴趣浓厚,希望以它取代老化的“柯林斯”级常规潜艇,但受制于缺乏外部技术支持而长期无果。法国“海军科技”网站称,2016年,法国“海军集团”(DCNS)赢得了澳大利亚的青睐,双方商定,DCNS将提供其“短鳍梭鱼”Block1A潜艇。这种潜艇仍然采用常规动力,但基础设计来自DCNS为法国海军研发的“梭鱼”级核动力攻击潜艇。

  虽然有了解决方案,但成本增加、工期延误等困扰着法国与澳大利亚的合作。2018年,“短鳍梭鱼”型潜艇被重新命名为“攻击”级。整个计划包括12艘潜艇,第一艘预定于2040年前服役,项目总成本从400亿美元一路上涨到近700亿美元。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法国购买6艘“梭鱼”级核动力潜艇,总共花费100多亿美元,这引起了澳大利亚的猜疑,为澳方转向英美这两个传统盟友埋下了伏笔。

  事实上,从今年年初开始,就不断有报道暗示澳方酝酿“B计划”。今年6月,澳大利亚国防部宣布将继续升级现有的“柯林斯”级潜艇,原因之一是“攻击”级潜艇存在问题。

  对法国来说,澳大利亚单方违约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为表达不满,法国军方取消了与美军的联合庆典,爱丽舍宫“史无前例”地召回了驻美和驻澳大使。

  有报道称,核潜艇相比常规潜艇优势很大,特别是在追加了对陆攻击能力之后,核潜艇将显著提高澳大利亚海军未来遂行各方面任务的能力。

  依靠不依赖空气(AIP)推进系统,先进的常规潜艇如“短鳍梭鱼”可以提供类似核潜艇的性能,却无法拥有核动力带来的更大作战潜力。比如,核潜艇速度更快,能长时间潜伏在水下,平时不需要太复杂的维护;与之相比,即使是最先进的AIP潜艇,包括那些使用燃料电池技术的型号,还是得不时浮出水面“透透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核动力舰艇对澳军在太平洋的广袤海域进行巡航很有益,可以帮助舰只更快到达重要方位。美国智囊机构“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从澳大利亚珀斯起航的核动力潜艇可以在具有极高战略价值的中国南海停留长达77天,而最先进的常规潜艇只能坚持11天左右。该机构进一步分析说,核动力潜艇扮演的角色更加多元化,包括常规反舰和反潜战、特种作战、远程打击和情报收集等。

  核潜艇只是美英澳三国同盟抛出的第一枚“重磅炸弹”。AUKUS还商定了其他领域的合作,特别是以海基和空射巡航导弹为基础的远程打击能力。首脑会议次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我们将加强远程打击能力,在澳大利亚海军‘霍巴特’级驱逐舰上部署‘战斧’巡航导弹,以及为澳大利亚空军采购‘增程型联合空对地导弹’(JASSM-ER)。”

  从2017年到2020年,澳大利亚海军列装了3艘“霍巴特”级驱逐舰。这款7000吨级的军舰搭载了美制“宙斯盾”系统,现阶段主要是为防空任务优化的。“战斧”导弹的加入,将令这些舰艇获得在数千公里的距离上投射火力的能力,为澳大利亚提供新的战略威慑手段。与之类似,采用隐身设计的JASSM-ER将提升澳大利亚空军的远程空对地火力。这款导弹将集成在澳大利亚的F/A-18和F-35两款战机上,还可能装备在P-8A海上巡逻机上。

  此前,澳大利亚宣布了引进美制远程反舰导弹(LRASM)的计划,LRASM的核心技术与JASSM-ER相同。今后,澳大利亚会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与美国合作,参与美国陆军的“精确打击导弹”项目和“南十字星综合飞行研究实验”项目。

  目前,只有美国和英国拥有“战斧”巡航导弹。在这两个国家,核动力潜艇都是巡航导弹的重要发射平台。现在,澳大利亚将成为“战斧”的第三个用户,下一步将把它整合到未来的核潜艇上。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海军前不久也表达了购买“战斧”导弹的意愿。

  澳大利亚的核潜艇会是什么样的?到目前为止,协议各方未提供具体细节。《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发表分析文章说,英国可以帮助澳大利亚在澳国内建造合适的核反应堆,美国则可利用珀斯的斯特灵海军基地操作“弗吉尼亚”级核潜艇。

  这个三边计划的支持者还主张,提前确立支持核潜艇所需的基础设施和工作程序,有助于为澳大利亚自己的核潜艇部队铺平道路,还可以为澳大利亚海军人员提供更多的交流机会,以便他们更深入地了解核动力舰艇的操作方法。如果必要,澳军可以在自制核潜艇到位前租用美英两国的潜艇,提前体验。

  就现有的潜在选项来说,美国一直在本土生产“弗吉尼亚”级潜艇,这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解决方案,另一个备选、“机敏”级核动力潜艇在英国生产。这两种方案都有助于降低计划参与者的采购和维护成本。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称,一支澳大利亚核潜艇部队,与AUKUS强调美英澳三国“应当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更大程度地投射力量”合拍。同时,亚太地区各国的反潜战能力有了长足进步,地缘政治的整体格局也和澳方当年决定引进法国潜艇时迥然不同。

  问题在于,核潜艇是一种政治敏感度很高的武器。艇上的核反应堆体积小巧但功率强大,燃料往往是武器级高浓缩铀。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国家的核潜艇在实际部署中不配备核武器。

  换句话说,获得核潜艇就等于具备军用核能力。澳大利亚于1973年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保证不以任何方式发展这种能力。该国还禁止建造核电站。

  澳总理莫里森辩解说,核潜艇计划与民用核能禁令没有冲突,并强调该国无意获取核武器。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宣称,AUKUS的计划完全符合各国的“防扩散”义务。

  无论如何,澳大利亚在本地生产核潜艇,哪怕是维持核反应堆所需的基础设施,都会引起关于该国是否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及其国内法律的争论。不难想见,澳大利亚对核潜艇异常强烈的渴求,必定招致澳国内外的广泛批评。

  随着美国和英国协助澳大利亚装备核动力潜艇的计划揭晓,水下力量将不再是澳大利亚军队的短板。AUKUS(美英澳三国联盟的缩写)这一“突袭式”行动让法国震惊和愤怒——根据澳大利亚政府此前与法国造船企业的协议,法国原本是澳大利亚潜艇部队的唯一合作伙伴;而现在,法国只能看着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天价订单不翼而飞。

  根据三国元首视频会议后的官方消息,澳大利亚将与美国和英国密切合作,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建造核动力潜艇。该计划将在未来18个月内进一步完善。对这批潜艇的具体数量和交付时间,外媒给出的分析是“8艘起步”,本世纪30年代开始交货。

  澳大利亚早就对核动力潜艇兴趣浓厚,希望以它取代老化的“柯林斯”级常规潜艇,但受制于缺乏外部技术支持而长期无果。法国“海军科技”网站称,2016年,法国“海军集团”(DCNS)赢得了澳大利亚的青睐,双方商定,DCNS将提供其“短鳍梭鱼”Block1A潜艇。这种潜艇仍然采用常规动力,但基础设计来自DCNS为法国海军研发的“梭鱼”级核动力攻击潜艇。

  虽然有了解决方案,但成本增加、工期延误等困扰着法国与澳大利亚的合作。2018年,“短鳍梭鱼”型潜艇被重新命名为“攻击”级。整个计划包括12艘潜艇,第一艘预定于2040年前服役,项目总成本从400亿美元一路上涨到近700亿美元。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法国购买6艘“梭鱼”级核动力潜艇,总共花费100多亿美元,这引起了澳大利亚的猜疑,为澳方转向英美这两个传统盟友埋下了伏笔。

  事实上,从今年年初开始,就不断有报道暗示澳方酝酿“B计划”。今年6月,澳大利亚国防部宣布将继续升级现有的“柯林斯”级潜艇,原因之一是“攻击”级潜艇存在问题。

  对法国来说,澳大利亚单方违约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为表达不满,法国军方取消了与美军的联合庆典,爱丽舍宫“史无前例”地召回了驻美和驻澳大使。

  有报道称,核潜艇相比常规潜艇优势很大,特别是在追加了对陆攻击能力之后,核潜艇将显著提高澳大利亚海军未来遂行各方面任务的能力。

  依靠不依赖空气(AIP)推进系统,先进的常规潜艇如“短鳍梭鱼”可以提供类似核潜艇的性能,却无法拥有核动力带来的更大作战潜力。比如,核潜艇速度更快,能长时间潜伏在水下,平时不需要太复杂的维护;与之相比,即使是最先进的AIP潜艇,包括那些使用燃料电池技术的型号,还是得不时浮出水面“透透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核动力舰艇对澳军在太平洋的广袤海域进行巡航很有益,可以帮助舰只更快到达重要方位。美国智囊机构“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从澳大利亚珀斯起航的核动力潜艇可以在具有极高战略价值的中国南海停留长达77天,而最先进的常规潜艇只能坚持11天左右。该机构进一步分析说,核动力潜艇扮演的角色更加多元化,包括常规反舰和反潜战、特种作战、远程打击和情报收集等。

  核潜艇只是美英澳三国同盟抛出的第一枚“重磅炸弹”。AUKUS还商定了其他领域的合作,特别是以海基和空射巡航导弹为基础的远程打击能力。首脑会议次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我们将加强远程打击能力,在澳大利亚海军‘霍巴特’级驱逐舰上部署‘战斧’巡航导弹,以及为澳大利亚空军采购‘增程型联合空对地导弹’(JASSM-ER)。”

  从2017年到2020年,澳大利亚海军列装了3艘“霍巴特”级驱逐舰。这款7000吨级的军舰搭载了美制“宙斯盾”系统,现阶段主要是为防空任务优化的。“战斧”导弹的加入,将令这些舰艇获得在数千公里的距离上投射火力的能力,为澳大利亚提供新的战略威慑手段。与之类似,采用隐身设计的JASSM-ER将提升澳大利亚空军的远程空对地火力。这款导弹将集成在澳大利亚的F/A-18和F-35两款战机上,还可能装备在P-8A海上巡逻机上。

  此前,澳大利亚宣布了引进美制远程反舰导弹(LRASM)的计划,LRASM的核心技术与JASSM-ER相同。今后,澳大利亚会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与美国合作,参与美国陆军的“精确打击导弹”项目和“南十字星综合飞行研究实验”项目。

  目前,只有美国和英国拥有“战斧”巡航导弹。在这两个国家,核动力潜艇都是巡航导弹的重要发射平台。现在,澳大利亚将成为“战斧”的第三个用户,下一步将把它整合到未来的核潜艇上。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海军前不久也表达了购买“战斧”导弹的意愿。

  澳大利亚的核潜艇会是什么样的?到目前为止,协议各方未提供具体细节。《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发表分析文章说,英国可以帮助澳大利亚在澳国内建造合适的核反应堆,美国则可利用珀斯的斯特灵海军基地操作“弗吉尼亚”级核潜艇。

  这个三边计划的支持者还主张,提前确立支持核潜艇所需的基础设施和工作程序,有助于为澳大利亚自己的核潜艇部队铺平道路,还可以为澳大利亚海军人员提供更多的交流机会,以便他们更深入地了解核动力舰艇的操作方法。如果必要,澳军可以在自制核潜艇到位前租用美英两国的潜艇,提前体验。

  就现有的潜在选项来说,美国一直在本土生产“弗吉尼亚”级潜艇,这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解决方案,另一个备选、“机敏”级核动力潜艇在英国生产。这两种方案都有助于降低计划参与者的采购和维护成本。

  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称,一支澳大利亚核潜艇部队,与AUKUS强调美英澳三国“应当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更大程度地投射力量”合拍。同时,亚太地区各国的反潜战能力有了长足进步,地缘政治的整体格局也和澳方当年决定引进法国潜艇时迥然不同。

  问题在于,核潜艇是一种政治敏感度很高的武器。艇上的核反应堆体积小巧但功率强大,燃料往往是武器级高浓缩铀。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国家的核潜艇在实际部署中不配备核武器。

  换句话说,获得核潜艇就等于具备军用核能力。澳大利亚于1973年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保证不以任何方式发展这种能力。该国还禁止建造核电站。

  澳总理莫里森辩解说,核潜艇计划与民用核能禁令没有冲突,并强调该国无意获取核武器。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宣称,AUKUS的计划完全符合各国的“防扩散”义务。

  无论如何,澳大利亚在本地生产核潜艇,哪怕是维持核反应堆所需的基础设施,都会引起关于该国是否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及其国内法律的争论。不难想见,澳大利亚对核潜艇异常强烈的渴求,必定招致澳国内外的广泛批评。

--暂无评论--

匿名   会员登录Email: 密 码:
内 容:
验证码: 请照此输入→